小禾赴韓整容前後照片(左為整容前)攝影/本報記者 鬱驍
  小禾提供的出入境證明攝影/本報記者 鬱驍
  導讀:“韓劇里的明星都那麼漂亮,我就決定一定要去韓國整容。之後我才意識到,這一切都是錯的,簡直是花錢買罪受。”說到這兒,小禾哭了。兩年前,“迷信”韓國整容技術的小禾在朋友的介紹下去韓國做了整形手術。然而,此後在她拆下紗布後的兩年裡,每當在鏡中看到自己整形失敗的臉,除了痛苦和懊悔,再沒有別的滋味。今年11月,四處尋覓整容修複手術醫院的小禾被一個國內整容公益救助項目選中,該項目在全國範圍徵集先天及後天性容貌缺陷者、見義勇為容貌受損者及對來自國內外美容手術失敗者,免費對其進行修複及法律援助。
  國內整過兩次容還要去韓國
  “女孩哪個不愛美呢?”今年39歲的小禾(化名)是山東姑娘,是韓劇的忠實“粉絲”。“看見韓劇里的女主角都那麼漂亮,,就決定要去韓國徹底整一次,去一次也不容易。”
  在去韓國整容之前,小禾已經在國內做過兩次小的整形手術。“第一次是在濟南做的雙眼皮和開眼角,花了9000多元,後來又在北京做了鼻子,花了18800元。”做完後,小禾從單眼皮變成了雙眼皮,但她還是覺得不夠美。“第一次做了雙眼皮之後其實非常自然,但我總想讓眼睛再大些。”
  就在小禾琢磨著去韓國整容時,一個朋友告訴她,自己的老公是韓國人,他的姨夫就是韓國一家整形醫院的院長,名氣不小,姓韓,給很多明星做過整容手術。朋友還稱,因為這層關係,可以讓院長本人來做手術。“當時覺得能找到院長親自做手術很不容易,就動心了。”
  “著名”整容機構很簡陋
  2011年10月12日,小禾和幾個朋友來到了韓國。剛下飛機就直奔位於首爾江南區著名的“整形一條街”——狎鷗亭洞。據瞭解,這條以狎鷗亭洞十字路口為中心,東至清潭十字路口、西至新社十字路口,約3公里半徑範圍內的區域里,就聚集了幾百家整容醫院。
  “我們要找的地方就在這條街上,在一個類似辦公樓的第五層。”走進這家整容機構,小禾有點不敢相信一家著名的機構就開在這種位置。“一個狹窄的過道通向院長辦公室和手術室,過道的牆上掛著醫生和很多看上去像是明星的照片,下麵的介紹都是中文,很奇怪。”
  小禾描述那間所謂的手術室時,連說了四五次“簡陋”。“簡直和中國的機構沒法比,就是一間幾平米的小屋,中間一張床,四面都是白牆,什麼都沒有。”這到底是不是一家確有資質的機構,小禾也說不清楚,“都是韓文,看不懂啊。”因為語言不通,一名機構的翻譯人員和院長接待了小禾。“我提出要把眼睛做大,墊下巴,還想瘦臉,院長都直接點頭,翻譯告訴我沒問題,都能做。”
  小禾稱,在談價格時,翻譯人員報價十幾萬。“因為有關係,後來朋友幫我談妥的價格是8萬左右,我都沒想到一家正規的機構能優惠這麼多。”
  醫生的冷漠和敷衍讓我心寒
  第二天,小禾再次來到機構開始做手術。“開始因為錢沒到賬,我在手術臺上躺了將近40分鐘,都沒人管我。直到錢到了,院長才來。”小禾說,這位韓院長有一個中國的銀行賬戶,“讓我把錢匯到了那個賬戶上,說是可以節省時間。”
  終於可以做手術了,“一開始的輸液都扎跑了好幾次。”更令小禾詫異的是,這位韓院長的態度極為冷漠,做雙眼皮和開眼角之前,“他幾乎都沒怎麼正眼看我,也不說話,更別說仔細地幫我設計一下,直接就讓我上了手術台。”
  小禾感覺只過了十分鐘,墊下巴手術就做完了。“按說做假體植入,醫生怎麼也得仔細端詳一下,假體做多厚、什麼形狀吧?可他給我做完眼睛直接就給下巴打了麻藥。翻譯一再告訴我沒有疼痛,可那一針麻藥下去,整棟樓都能聽見我的慘叫,在外面等我的朋友都嚇到了。”
  第三天,是小禾的面部吸脂手術。“翻譯告訴我採用的是韓國最先進、最流行的掃脂手術,先掃脂,再用機器做面部收緊。後來我回國咨詢專家,才知道這種韓國所謂最先進的技術,在中國早就被淘汰了。”由於懼怕遭受之前的疼痛,小禾強烈要求做全麻,“她們又讓我交了2000塊人民幣,才找來了一個麻醉師。”
  小禾說,手術當天下著大雨,當她從手術臺上下來的時候,頭上纏著紗布,眼睛也由於前一天的手術後遺症而看不清楚東西,小禾蹣跚地被朋友扶到走廊過道里的一張窄床上休息,“雨就在外面下,我的心都涼透了。”
  看到的是我嘴歪眼斜的樣子
  談到術後,小禾的語速也加快了。10月14日當天,接受完韓院長所有手術的小禾,僅帶著兩張紙和持續的腫痛離開了韓國。一張是翻譯寫的只有簡短幾行的術後註意事項。另一張是整容機構開具的“出入境證明”。因為頭上纏滿膠布,加上腫,小禾形容自己當時像一個“豬頭”,和護照上的照片完全“對不上”,這張證明讓她得以順利回國。
  儘管經歷了一系列的麻煩,小禾還是堅信手術結果一定是成功的,但沒想到的是,這種深信不疑給她帶來的是更徹底的打擊。
  “回國三天后,摘了膠布臉就動不了了。”小禾說,回國五天后,就去國內的醫院做拆線。“光拆眼睛我就去了三次,到處是線頭。醫生問我眼睛是不是做壞了,因為傷口太深,左右眼還不一樣大。”第7天為下巴拆線,也沒發現任何改善。“朋友看我都是異樣的眼神,我問她們我下巴有沒有翹一點,她們說根本看不出來。”
  半月後,小禾依舊面部腫脹、眼睛大小不一、下巴毫無變化甚至出現硬塊。在害怕和擔憂下,她每隔幾天就給那家韓國機構打越洋電話,翻譯人員卻一直安慰她說“都是正常,會好的”。“那時候我還在自欺欺人,認為這是恢復期,之後就會好的。”然而一天天過去,小禾發現自己的臉不但沒有任何好轉,反而“像是面癱了一樣,嘴直接歪了,喝口水都從嘴裡流出來,自己還沒感覺。臉不僅沒小,還更大了。”
  由於朋友的關係和跨國的麻煩,小禾沒有再想去韓國討個說法或者追究責任。“朋友說如果做的不滿意還可以回韓國修整,我直接拒絕了,徹底對韓國絕望。”文/本報記者 孔德婧
  專家說法
  韓國技術更好“其實是誤解”
  中國整形美容協會發起人、常務理事田永成在接受北青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接受的韓國整容失敗案例逐漸增多,“韓國醫生之所以受追捧,主要是明星效應才讓他們的知名度高於中國醫生,而中國醫生卻沒有得到明星們的支持。我做過200多個大大小小的明星,有一個願意出來說的嗎?中國好的整形醫生的知名度低,和中國人對整容的觀念也有關係。”
  田永成稱,儘管我國整形外科起步晚,但因國情及經驗的積累豐厚,使專家能夠迅速成熟。 “美容外科是一個臨床學科,必須要靠動手。哪一個國家都有好的醫生,相比之下,中國醫生的臨床經驗當然更豐富。比如做眼袋、做下頜、重瞼、隆鼻,這些常規手術在臨床的積累遠遠超過他們。”田永成說,很多技術都是國內的醫生在無數次手術經驗中“創作”出來的,“我們的人口基數決定了大量的手術量,是韓國的五到六倍。”
  “在硬件上,目前中國較高端的整形美容機構,都不會把韓國設備作為主流設備。韓國有本土保護意識,願意用自己國產的設備,但他們的設備也就是三流設備。”文/本報記者 孔德婧
  記者觀察
  選擇整形醫生需要理性慎重
  今年7月9日,中國駐韓國大使館第二次發出了“赴韓整容警示”,提醒中國消費者謹慎選擇醫院、簽訂合規合同,切勿以過激行為維權。此前在2010年3月,駐韓使館也發佈過類似提示。之所以發出這樣的警示,是因為越來越多的整容者因為費用、整容效果與韓國醫院發生了糾紛。
  到底如何選擇手術醫生,在國內的一些整容專家看來,始終也是個難以說透的問題。“如果非要給建議怎樣選擇一個好醫生,主要看他的手術案例和社會認可度,但也不絕對。一般的求美者都是非專業人士,無法通過交流去印證醫生的手術思路和方法,只能看他的手術量和案例。此外,整形美容也是需要醫生幫病人把握的,不是可以求美者說做成什麼樣就做成什麼樣,美總有一個最合適的標準。不論是國內還是國外,有些醫生沒有醫德,以利為先,這是不負責任的。”一位業內知名的整容醫生說。
  文/本報記者 孔德婧 線索提供/毛先生  (原標題:女子赴韓求美失敗 整容變毀容)
創作者介紹

Keep

mx49mxvth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