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歲,對許多孩子來說,還是偎依在父母的懷抱里撒嬌的年齡。有的孩子卻必須像野草一樣堅忍地活著,承擔起生活的全部重擔。
  15歲的龍龍,從小母親離家出走,兩個月前,父親又撒手人寰。這兩個月,他一個人生活,自己做飯、獨自上學。直到幾天前,與他相依為命的十幾隻鴨子被舉報擾民,執法人員找上門的時候,龍龍的凄涼身世才被外人所知。
  昨天,龍龍的故事在本報刊登以後,不斷有好心人給我們打來電話,希望能給孩子一點幫助。
  >>很多人想幫他
  家禽老闆要高價買走鴨子
  慈善基金將承擔初高中學費
  這些愛心人士中,除了金華本地,還有杭州、台州等外地的讀者。許多人都搶著認購龍龍家的14只鴨子。還有人看到龍龍愛看書卻沒錢買,想給他寄些書;更多的人都表達了捐款的意願。
  浦江胡女士:我也是一個15歲孩子的媽媽,看到小龍龍的報道,眼淚都掉下來了。這孩子太可憐了,又那麼懂事,真讓人心疼。如果這樣的事發生在我自己孩子身上,真是不敢想象。我一定要幫幫他。雖然我們自己條件也一般,但是能幫一點是一點,我想讓兒子和龍龍結對子,這周末就趕到金華去看他。天冷了,看他缺什麼。
  永康丁女士:早上看到龍龍的故事,實在太可憐了。我經常要到金華來,有套房子正在裝修,以後我想讓孩子住進來,照顧他,也不知道孩子願不願意?
  金華城管婺城分局傅國強:昨天我們局裡也接到十多個電話,都是要求認購鴨子的。有位在曙光路菜場做家禽生意的施先生一早聯繫我們,要買走鴨子,價格比市場價高些。我們覺得比較合適,問了龍龍,他也同意了。
  我們局裡也發動了捐款,到目前已經有4000多元,這筆錢我們會放在城北中隊由專人負責。現在已經為他聯繫了一家陽光早餐公司和一家快餐店,為他解決早飯和晚飯問題,這樣他不用自己燒飯,可以安心學習。希望我們能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
  昨天下午,龍龍的班主任夏老師也給我們打來電話,告訴我們昨天有許多好心人聯繫學校,希望幫助龍龍。其中有家慈善基金會還承諾,會承擔龍龍初中和高中所有學雜費,一直到他念完中學。
  “這真是解決了今後的一大難題,太感謝大家了。”夏老師說。
  龍龍說他可以一個人過
  不想麻煩大家
  昨天龍龍放學後,我們又去了一次他家。想告訴他這些好消息。
  龍龍說,許多好心人來看過他,給他送來了棉被、冬衣,還有食用油。有個叔叔還給他塞了一些錢,讓他買點營養品。
  當我們告訴他,許多叔叔阿姨想幫助他,給他捐款時,龍龍突然哽咽了一下,眼圈微紅,不過很快就平靜下來,很有禮貌地說:“謝謝好心人”。
  不過,他還是和上次那樣表達了拒絕:“我現在一個人過,有低保,加上很多人在幫我,真的可以過了。不想麻煩大家了。”
  真是個倔強的孩子。
  >>龍龍的基本生活能保障嗎
  龍龍真的不缺什麼了嗎?他一天生活需要多少錢?就算現在勉強夠用,以後呢?
  我們通過詢問街道、老師和龍龍本人,幫他算了一筆賬。
  收入:每個月837元
  龍龍爸爸去世前,每月有低保537元。去世後,轉到了龍龍名下,在龍龍具有勞動能力前可以領用。
  2011年初,12歲的龍龍直接上了小學二年級。從那時起,班裡同學每學期開學都給他捐款。這些錢由班主任夏老師管理,每月給龍龍300元。
  學校里還有一個專門為他設立的愛心賬戶,接受愛心人士捐款,現在賬戶餘額2000元左右。
  學校給他免了全部的費用。
  支出:每個月不超過500元
  1、伙食費:中飯在學校吃,早飯外面買,晚飯回家煮飯或下麵,有時候打包學校的中午剩飯回家吃。街道的工作人員有時給他送些梅乾菜炒肉,可以吃好幾天,平均一天伙食不超過10元。
  2、住宿費:為了喂鴨子,龍龍每天到後城裡的簡易房寫作業、做飯,一年租金400元。街道為龍龍父子申請的廉租房,龍龍晚上會過去住,兩處房子離得還算近,月租101元。鴨子賣了,記者問他以後想不想搬到廉住房,把簡易房退掉,他不吭聲。他和爸爸多年來都住在這個簡陋的房子里。
  3、水電費:只有寫作業時開下臺燈,有時用電飯煲煮下飯,很少用電。
  4、飼養費:都是學校食堂里討來的剩飯剩菜,有時也要買點飼料,一個月30~40元。鴨子賣了以後,這筆支出就沒了。
  5、服裝費:龍龍穿的衣服、鞋子都是別人送的,基本不買。
  6、電話費:龍龍姐姐曾給他買過一隻手機,讓他有事方便聯繫,一個月話費20元左右。
  7、文具費:雖然愛看書,但是龍龍不買書,看看學校的雜誌,或者向同學借點書看。
  節儉點,總能勉強度日。這也是龍龍的想法。不過,這樣的生活,總讓人於心不忍。
  萬一生病怎麼辦?我們聽說,前段時間龍龍出門被一條狗咬了,怕花錢,硬是忍著沒去打針。後來還是同學發現了,報告老師,老師才急忙帶著他去打了狂犬疫苗。
  我們真不希望以後還發生這樣的事,龍龍未來的路還很長。
  這兩天有好心人的幫助,有人願意資助他念完中學,有人幫忙解決早晚飯,還有捐款,龍龍眼前的基本生活應該不成問題。
  龍龍的班主任夏老師也說,孩子還小,如果過多地接受別人的幫助,對他可能也不是好事。
  “孩子還不會規劃生活。這些好心人捐的錢,也需要有人幫忙打理。學校會用點心,幫龍龍規劃用度,只要基本夠用就行。這也是孩子自己的意思。”
  夏老師擔心的是,龍龍已經五年級了,再過一年就小學畢業了,到了新的學校會怎麼樣,還很難說。
  本報記者 朱浙萍/文 特約記者 葛躍進/攝
  (原標題:龍龍說:我一個人可以,不想麻煩大家)
創作者介紹

Keep

mx49mxvth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